学习笔记 | 抗美援朝前的国际形势

朝鲜半岛地缘政治

朝鲜半岛位于亚洲大陆东北部,牵涉到中(清、民国、新中国)、俄(沙皇俄国、苏联、俄罗斯)、美、日等众多大国的战略意义,在抗美援朝结束了70年之后的今天,朝鲜半岛的动态依然牵动着这些国家的敏感神经。

自近代以来,朝鲜半岛受到了众多外来势力的影响,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朝鲜半岛抗日战争相继在这一片土地上发生,使得朝鲜半岛上各方利益交加,错综复杂。

地理位置

朝鲜半岛是欧亚大陆板块东端向太平洋方向的延申突出,北方与中、俄接壤;东南方与日本隔海相望,与日本本岛最窄处距离170千米左右,海峡内有对马岛和壹岐岛两个较大的岛屿;西侧与西南侧与中国黄海、东海毗邻,因此朝鲜半岛也是日本海、黄海、东海海域之间交流的重要通道。

古代历史

在很早以前,朝鲜半岛上的政权就与日本、中原有过交流。朝鲜半岛大部曾是中国[1]的一部分,汉王朝在此设立了汉四郡,一直延续到魏晋时期,统治该地长达四百余年。

后高句丽崛起,逐渐占据了朝鲜半岛北部,在朝鲜半岛居于统治地位。隋唐两代连续征伐高句丽,高句丽灭国。但是唐朝并没有将其直接纳入统治范围,逐渐让新罗统一了朝鲜半岛,但依然以中原王朝的附属国自居,随后的高丽、李氏朝鲜等政权也奉中原王朝为宗主国[2]

随着日本地区的发展,谋求大陆上的土地,日本曾不断骚扰朝鲜半岛,并在唐高宗和明万历皇帝时期大举干预、入侵朝鲜半岛。但在中国的帮助下,朝鲜半岛维持了稳定,因此朝鲜宣祖曾言:“中国父母也,我国与日本同是外国也,如子也。以言其父母之于子,则我国孝子也,日本贼子也。”[3]

近代历史

随着沙皇俄国的发展,其领土逐渐拓展至西伯利亚地区。通过《瑷珲条约》、《中俄北京条约》,俄国从清朝攫取了外东北多达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使得东北失去了大部分的海岸线,吉林从原中国最大的沿海省成为了内陆省;同时俄国也因此正式与朝鲜半岛接壤,大肆在朝鲜半岛发展其势力。

日本在该时期也开始了他们第三次大规模入侵朝鲜半岛的历程,而清朝作为朝鲜王朝的宗主国,在其间与日本积累了大量的矛盾,最终爆发了中日甲午战争。经此一役,朝鲜虽在名义上获得了独立,但实际却被日本控制,成为了其殖民地。

与此同时,日本与俄国在朝鲜的争夺也日趋激烈。在1904年,日本与俄国之间爆发了日俄战争,日本取得了最终胜利,在此之后,日本激进地进行了吞并朝鲜的计划,最终在1910年通过了《日韩合并条约》。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的结果使得中国和俄国失去了对半岛的掌控,日本继而获得了这一权力,并且以该地区为枢纽、基地开启了侵占中国东北、全面入侵中国的计划。

1945年,日本昭和天皇接受了《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至此日本丧失了对朝鲜半岛的控制权,此时如何受降成为了美、苏、中等国需要考虑的问题。最终杜鲁门向斯大林提出以北纬38度线为界,以北由苏联受降,以南由美国受降,苏联在加入了占领千岛群岛的要求后同意了这一方案。之后美、苏分别在半岛南北扶持建立了大韩民国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不过后来由于朝鲜战争等原因,中、苏、朝、韩等国没有参与美日之间的《旧金山条约》,为后来日俄关于千叶群岛(北方四岛)的争端埋下了伏笔。

至此,中、日、美、俄(苏)等主要外来势力都已经登场。

地缘政治

1890年,美国军官阿尔弗雷德·马汉发表了《海权对历史的影响》一书,强调了海上力量对于国家繁荣与安全的重要性,这是海权论。

1904年,英国学者哈尔福德·麦金德发表了《历史的地理枢纽》论文,提出了与海权论对应的陆权论,将欧亚大陆中心地带称为枢纽地带,后被更名为心脏地带,是世界政治的枢纽。

二战后,美国学者尼古拉斯·斯皮克曼基于心脏地带概念,提出了相对应的边缘地带理论。他认为,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发生在边缘地带,而且边缘地带在经济上、人口上都超越心脏地带。因此控制了边缘地带就等于控制了欧亚大陆,控制了欧亚大陆就等于控制了世界的命运。

而朝鲜半岛地处欧亚大陆板块东端向太平洋方向的延申突出,就是这样的一个边缘地带。其西北部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交汇处,而南部则是大陆与海洋的过渡地带,因此在地缘政治中尤为重要,是欧亚大陆板块上的地缘政治枢纽之一。

在地缘政治理论中,中国作为主要的大国,可以起到世界性地缘政治枢纽的作用,美国的战略设想中就寄希望于通过国民党来控制这一枢纽,定位与英属印度类似,其重要作用远大于朝鲜半岛、伊朗高原这一类地区性政治枢纽。

在二战结束后的几年内,作为战胜国之一的中国正处于内战状态,使得整个东亚的局势并不明朗,而当时美苏争夺的重点也处于欧洲,因此朝鲜半岛的划界才显得如此随意。当然这一边界线在1896年也使用过,日、俄以此为界瓜分了朝鲜半岛。

而新中国的成立让中国从原本的棋子(傀儡)身份转身一变,又重新成为了主导大国,打破了美国企图控制中国的设想,而且使得美、苏必须要重新考虑在东亚的安全格局。而新中国也必须要审视周边地区的安全环境,保证国内的发展。因此,寻找新的可控地缘政治枢纽成为了中、美、苏三个国家的重要任务。

美国

对于美国而言,为了应对东亚地缘政治形势的巨大变化,必须要解决以下的问题。

遏制社会主义阵营的发展

由于苏联在二战中发挥的重要作用,社会主义阵营在全球蓬勃发展。随着新中国的成立,共产主义在东亚取得了巨大优势。而半岛北部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呈现的咄咄逼人的态度,使得美国国内认为共产主义阵营将会对资本主义阵营发起进攻。因此朝鲜战争的爆发,被杜鲁门认为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第一个回合”,苏联可能会参与战争,进攻其他地区,甚至是美国本土。

日本安全问题

经过二战,美国占领了菲律宾与日本作为其在远东地区的战略支柱。而相比之下,日本的地理位置、经济条件等因素使得日本更加重要。美国认为,中国、朝鲜、苏联对日本的安全造成了重大威胁,因此其在日本群岛的北部和南部,分别以韩国、台湾为支点,建立了日本的安全屏障。

台湾问题

台湾是大陆与太平洋的边界,位于琉球群岛与菲律宾之间,也是目前第一岛链的一部分。在新中国成立之前,美国的战略规划中台湾的地位并不重要,因为日本-琉球-菲律宾一线已经足以封锁中国大陆,而当时中国看似国民党形势大好。新中国的成立使得美国在东亚的防线从大陆退回到海洋,如果美国无法控制台湾,那么美国对于共产主义阵营的封锁防线将被撕开一个大口,而且还会对日本、琉球、菲律宾造成巨大威胁。[4]

在此背景下,美国选择的突破口就是朝鲜半岛。后来的事实证明,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美国以此为契机,全面启动了其在亚太地区的冷战大战略,在朝鲜半岛、台湾、越南三个方向全面遏制社会主义的新中国。

中国

初生的新中国面临着国内外的许多安全威胁,其中受到外部因素影响较大的就有东北、台湾、海南岛、越南与青藏五个方向。

古代中国面临的外部威胁通常是北方的游牧民族、西北、西南的少数民族政权与割据势力如吐蕃、安南、各地土司等。但是来到近代,中国的安全问题以东北-西南为轴线发生了大翻转,主要的威胁来自于东部沿海,而东北、台湾、海南、越南都在这一区域。

青藏

1949年,第二野战军挥师西南,准备解放西藏。次年10月24日昌都战役胜利结束,歼灭藏军5700余人,彻底粉碎了西藏割据势力的野心,为和平解放创造了条件。而说到底,青藏高原区域的根本问题还是英美这两个海权国家的阴谋,解决了海权问题,这一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海南

1949年下半年,中央军委命令第15兵团指挥第40军、第43军和琼崖纵队开始收集船只,进行渡海作战训练,准备解放海南岛。

1950年5月1日海南岛全岛解放,此时距朝鲜战争爆发及美国海军第7舰队隔断台湾海峡只有两个月时间。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而此时海南岛上还盘踞着11万国民党残部。如果在海南岛获得全面解放之前,美国派舰队隔断琼州海峡,后果将不堪设想。

越南

越南方向的冲突主要是陆权的争夺,但当时进行殖民战争的是法国军队,美国只是起了辅助作用;而且越南既不是两大阵营争夺的地缘政治枢纽国家,也距离中国政治、军事和政治中心太远,对解决主要矛盾影响有限。

台湾

解放台湾的关键是制海权的争夺,而当时新生的人民空军、海军力量薄弱,面对强大的美国海军、空军,难以实现登岛作战、统一祖国的目标,只能以防守为主。

东北

东北既是格局翻转的一个支点,也是陆海的交汇点(中国海岸线最北端)。相较于其他方向,东北的战略地位最为重要。海权的争夺只能对大陆国家起到封锁、要挟的作用,想要真正的控制中国,就必须要在陆权上有所突破。在历史上,来自白山黑水的势力沿着辽西、燕山、幽蓟(北京、天津一带)进攻南方,甚至以此入主中原。辽、金、清采用的都是这一条路线。

而日本的战略规划中也是如此设想,以朝鲜半岛为跳板,进而侵占东北,以此为基地入侵整个中国。因此对于敌对势力,朝鲜半岛就是入侵东北、占领中国的极佳突破口。而当时的东北,是全国的重工业基地,也是新中国国防工业的根基。除此之外,以朝鲜半岛为基地,可以控制黄海,进而威胁山东半岛、辽东半岛以及环渤海区域,包括北京——我国的首都,政治、军事中心。

因此,在新中国面临的诸多问题中,朝鲜半岛首当其冲,成为了必须要争夺的区域。因此在朝鲜战争爆发后,毛主席指出:“让敌人压至鸭绿江边,国内国外反动气焰增高,对于各方都不利,首先是对东北不利,整个东北边防军将被吸引住,南满电力将被控制。总之,我们认为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失极大。

苏联

二战之后,苏联成为了世界一流国家,仅次于美国,并建立了横跨亚欧大陆的社会主义大同盟,东欧、东亚成为了苏联的重要安全屏障。

在欧洲,英、法、德、意等欧洲传统强国已经无力自保,美国趁机在政治上推行杜鲁门主义,经济上实行马歇尔计划,军事上组建北约,实现了对苏联的遏制;在东亚,通过日本、菲律宾等地,形成了封锁线,因此建立了横跨欧亚,针对社会主义同盟的大包围圈。

为了打破封锁,苏联必须采取行动,壮大社会主义阵营,维护自身安全。而欧洲的局势已经趋于稳定,东亚的局势却正在剧烈变化,因此苏联自然打算以朝鲜半岛为突破口,扩大在远东的势力范围。

其他

通过前文的介绍,大家应当大致形成了这样一个印象:以苏、中为核心的社会主义阵营,以美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在朝鲜半岛这个狭小的区域对峙。实际上这样的阵营划分在大层面上并无问题,但是在全貌之下,还隐藏着中苏、中美的交锋。

中苏

二战结束后,苏联根据英、美、苏三国《雅尔塔协定》,出兵中国东北,掠夺了东北的大量工业设备,并持续占领至1946年5月。

新中国成立后,与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在朝鲜战争爆发后,抗美援朝之前,当联合国军跨过三八线时,斯大林曾提出让金日成把残余部队撤退到中国东北进行整编,在东北组建流亡政府。而根据条约内容,苏联可能提出派兵进驻东北进行协防。

在此背景下,东北将汇聚朝鲜、苏联两个外部势力,而联合国军还可能悍然跨过鸭绿江,入侵东北,中国能否恢复对东北的主权将是一个问题,因此这也是我国战略考虑的重要因素。

中美

尽管美国与社会主义新中国敌对,但是其仍然不希望彻底将新中国推向苏联的阵营,因此美国在中国问题上呈现两难困境,一边封锁中国,一边试图拉拢。尽管毛主席提出了“一边倒”的策略,但实际上新中国也未放弃过和美国积极接触的想法。中美两国在朝鲜战争前都主动谋求获得一种非敌对的状态。

早在1948年,国民党败局已定,美国就已经考虑如何处置蒋介石,如何面对中共新政权这两个严峻的问题,尽管后来因为其他因素,美国选择了扶持国民党占领台湾。

美国当时的国务卿艾奇逊指出:在冷战的格局下,中国这一广阔空间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可以为美苏之间的对抗提供缓冲区,而这一重要性不会随着蒋介石的失败而丧失。因此,当时美国的政策从现实性出发,谋求改善与中共的关系,争取拉住新政权,并不断施加影响。这一观点最主要的支撑就是中苏并不密切,势必分道扬镳。他们认为:“中苏2年还是200年以后分手并不重要,关键是美国可以对其施加影响。”

在朝鲜战争爆发后,新中国明显站在了美国的对立面,但是美国认为:“中苏结盟增强了苏联的力量,但是北京对莫斯科具有相当大的独立性。”因此提出对新中国实行怀柔政策,设法把中国拉出苏联集团,达到分裂中苏同盟的目的。

结语

总体而言,在抗美援朝之前,包括朝鲜战争爆发后的一段时间内,国际形势错综复杂,各方势力都有自己的考量。但无论如何,朝鲜半岛避免不了其成为各方势力争夺焦点的结果,对于中国而言,抗美援朝是一场不得不打的战争。

参考

  1. 《大国之略-抗美援朝战争的地缘政治意义》,王伟(鬼谷工作室主笔)
  2. 《朝鲜战争爆发前后中美关系探微》,宋海琼
  3. 《美苏冷战思维支配下的地区冲突——浅析抗美援朝战争爆发的背景》,刘大禹

  1. 此处中国是指中原王朝,在古代中原王朝的对外交流中,常以中国自称 ↩︎

  2. 期间曾有间断,总体而言无错 ↩︎

  3. 出自《朝鲜宣祖实录》卷37 ↩︎

  4. “如果台湾被敌人所控制,那么一旦发生战争,台湾将被利用来控制马来地区到日本的航道,进而控制琉球和菲律宾。”——《关于台湾战略地位备忘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