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以来土地政策的变化

  我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国,哪怕工业化之后,农民仍然占据人口的大多数,土地依旧是百姓关注的焦点。而且土地还关系的粮食生产的多少,直接影响国家的安危。

  从土地革命战争到家庭联产承包制,中国共产党的土地政策在大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不断变化着。最初苏区主张“耕地农有”,即谁耕种的土地归谁所有;抗战时期为了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未进行土改的地区推行“减租减息”政策,即“地主减租减息,农民交租交息”;建国前后的几年内,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土改,实现“耕者有其田”的目标;社会主义改造后的土地归为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直至改革开放,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在这些复杂、曲折的变化背后都能看出中国共产党的宏大目标。无论是实现中国农民千年来拥有土地的梦想,是集中力量发展工业建设国家,还是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无不反映出中共高层对国家民族繁荣富强理想的构建和对中国现实不断适应和调整的过程。下面主要介绍土改后我党土地政策的变化。

一.土地集体所有

  1953年开始了农业合作化的土地制度,是社会主义三大改造的一部分。农业合作化的实质是通过互助合作的形式将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基础的小私有经济改造成生产资料公有为基础的合作经济的过程。农业合作化先后经历了具有社会主义萌芽的互助组、土地入股统一经营的初级阶段和土地、耕畜、农具等折价归集体所有的高级阶段。

  1956年基本完成农业社会主义改造,1958年3月中共中央通过了《关于把小型的农业合作社适当地合并为大社的意见》,鼓励“有条件的地方,把小型的农业合作社有计划地适当地合并为大型的合作社“,这是人民公社化的前奏。中共中央通过了《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其本质特征是规模“巨型化”和实行“政社合一”的管理体制。

  总的来说,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和人民公社化解决了农村贫富分化现象重新出现、个体农业不能满足工业需求、个体农业难为工业提供资金等问题,人民公社20年,全国人口增长近2.8亿,为工业化、现代化提供了8000多亿的资金,修建了价值约180万亿的水利工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但是在这个过程也出现了浮夸风、共产风、一刀切和平均主义的隐患,为后来人民公社的取缔埋下了伏笔。

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文革后的短时间内,全国经济不振,长期的平均主义政策抑制了农民的劳动积极性,致使农业生产长期停滞不前,农民生活质量得不到明显改善,再加上天灾不断,迫使中共对土地政策做出了调整。

  以安徽凤阳小岗村为代表的包产到户掀起了土地政策变革的大幕。1980年9月,中央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几个问题》的文件,明确在坚持土地集体所有的前提下,“可以包产到户,也可以包干到户”,在1982年颁布的中央1号文件中,中央强调,“包产到户”“包干到户”“都是建立在土地公有制基础上的,是社会主义农业经济的组成部分”。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总体上而言,改变了我国农村旧的经营管理体制,解放了农村生产力,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经营积极性。但是家庭分散经营,经营规模小、风险大,抗风险能力差,难以形成规模经济效益,而且农民不能自由处置土地,限制了农民的择业自由,另外分散化也导致农村基础设施难以建设,农业生产长期高成本。

三.90年代后的土地政策

  为打破这种制度上的障碍,推动农业发展走向规模化、现代化,提升农业的市场竞争力,中央在各地积极探索多种土地流转形式的基础上,开始从政策上积极鼓励、支持和引导承包农户进行土地流转。

  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后, 国家确立了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针, 农业与农村经济发展掀起了新浪潮。2002年,党的十六大报告强调,有条件的地方,农民可以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2003年,《农村土地承包法》明确规定,农民可以以出租、股份合作等形式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鼓励承包经营权“向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流转”,鼓励发展多种形式的规模经营。2016年10月,党中央颁布了《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意见》,进一步明确了农村土地“三权分置”的改革思路和具体做法。2018年1月,在《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中,党中央进一步明确,“完善农村承包地‘三权分置’制度”。

四.总结

  回顾土地政策的发展演变历史,土地政策的变革是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与证明。毛泽东指出:“当革命的形势己经改变的时候,革命的策略、革命的领导方式,也必须跟着改变。”邓小平思想中关于3个有利于的说法,也可以延伸出一个标准:是否有利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是衡量中国一切政党政策及其实践的根本标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也提出“中国共产党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就是要不断地解放和发展生产力”。

  土地政策的变革证明: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是制定和发展完善农村土地政策的必由之路。只要党的农村土地政策真正做到了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农村就兴旺发达;忽略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就会遇到坎坷和曲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