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资与资本剥削

最低工资与资本剥削

  最低工资法是国家制定的最低工资标准的法律,规定了劳动者在正常劳动的情况下,用人单位应当给予的最低劳动报酬,这个标准一般是根据劳动者的最低生活需要来制定的。而以薛兆丰为代表的一帮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发表言论称:

最低工资法是世界上最典型的法定福利,这种硬性规定的后果,是低薪工人失业
用命令或法律来规定工资和福利的高低,就是枉费心机

材料

  1. 最低工资法不可取-薛兆丰
  2. 为什么反对最低工资制度(见第十点)
  3. 最低工资法以善意伤害穷人
  4. 截图

  首先应该明白这一段话只是这些人的一家之言,没有充分的现实依据作为支撑。例如美国在1967至1969年间的最低工资标准是历史最高的,而同一时期的失业率低于4%,属于历史上低水平。而薛兆丰等人以某些年份的某些样本为证据,试图说明最低工资会影响到就业与贫困,是以点带面的行为。

  为了说明这一类观点是错误的,就应该先了解他的逻辑。材料认为市场的供需是劳动力价格的惟一决定因素,而供需曲线证明最低工资将增加失业:劳动力作为商品(劳动力商品),如果商品提价了,企业或者用人单位作为顾客,购买商品的意愿就会降低,所以会雇佣更少的工人,而且劳动价值低于最低工资的人将再难以获得工作机会。

市场经济三大规律

  马克思主义认为市场经济有三大规律

  1. 价值规律,由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一书中被阐明,它是指人类工作产品的经济交换的规范法则:产品在贸易中的相对的交换价值,通常被表示为金钱-价格,是与人类劳动时间的平均值成比例的,生产这些产品的人类劳动在当前社会是必要的,所以价值量由人类劳动的平均量决定
  2. 价格规律,即供求规律。供求调节着市场价格, 或者确切地说, 调节着市场价格同市场价值的偏离
  3. 价值决定价格规律。价格是现象,是价值的本质具象化的产物。价值量由人类劳动的平均量决定,而商品的交换价值(或者说价格)的波动是被它们的价值所控制,本质上是由资本主义的内在规律支配。从劳动价值理论出发,可以知道价值是价格围绕着运动的重心, 价格的不断涨落也是围绕着这个重心来拉平的

  由此出发,决定劳动力商品价格的应当是价值,而非市场的供需。所以材料中从供需曲线决定论出发来分析得到的结论也是不可取的。

劳动力商品

  另外劳动力商品的价值是由维持和延续劳动力所必须的生活资料的价值决定的,是由生产和再生产自身劳动力商品所消耗的生活资料的价值决定的。在现实情况中劳动力的价格或者说工资水平一般是低于,甚至是远远低于其价值,因为资本家攫取了工人的剩余价值以谋得利润,而材料试图以供求关系压低工资(或者劳动力商品的价格)来掩盖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资本家们凭借对生产资料的垄断权在对抗性生产关系无偿占有了生产者的剩余价值

  材料中还认为最低工资是典型的“法定福利”,但实际上最低工资仅仅只是满足人的基本生存需要,这正是前文所提及的劳动力商品的价值的一部分,因此劳动价值低于最低工资的人难以找到工作的说法也是不成立的。

  事实上低薪工人的失业本质是因为资本家不愿放弃剩余价值:就资本主义社会而言,只要是资本,就会追求价值增殖(即剩余价值的生产),其外在表现形式就是利润。而为了实现价格增值,资本就要从劳动者、生产者手中获取剩余价值,就要无偿占用工人的剩余劳动,这种资本家占有剩余价值的行为,就是资本对劳动的经济剥削,所以资本的增殖属性就带有剥削属性,不能将二者割裂开来

  为了能够剥削剩余价值,资本必须雇佣劳动,或必须与工人发生雇佣劳动关系,没有雇佣劳动就没有资本家。如果站在生产关系的高度看这种雇佣劳动,它就是死劳动对活劳动的一种单向度且不平等的权力支配关系,这种支配关系构成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内容。

  马克思说:

工人生产的财富越多,他的产品力量和数量越大,他就越贫穷。工人创造的产品越多,他就变成廉价的商品。物的世界的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贬值成正比。

  实际上,工资是异化劳动的直接结果。在资本家与劳动者的关系中,劳动者并不是在为自己劳动,生产出来的劳动产品不属于劳动者自身,而属于所谓的“产权”所有者,劳动仅仅是劳动者个人的生活手段,用以维持自己的生存,这造成了人和自己的类本质相异化,使人不成其为人。

政治与经济因素

  材料中还有一句话:

用命令或法律来规定工资和福利的高低,就是枉费心机

  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看,法律和工资、福利等是政治或者经济的具体因素,越是具体,政治因素和经济因素往往相互作⽤。政治因素可以先于或者晚于某种具体的政治⾏为⽽出现,不存在谁决定谁,是双向影响关系。所以枉费心机一词也没有道理。

  假设没有最低工资法的存在,资本家对于工人的优势,再加上资本本身的逐利性,资本家会追求以更低的工资雇佣更少的人(哪怕他们知道这样会导致消费水平降低),产生糟糕的结果。

  现行的最低工资也有不足。工人的总收入除了工资之外还有各种福利,如果硬性规定了最低工资水平,贪图剩余价值的资本将会想方设法地从其他方面削减支出,最终可能导致工人的总收入降低,所以这还需要劳动法的进一步完善与更加详细的制约。

  劳动力不单纯是生产要素,也不是资本中的商品,而应该被看成需要全面发展的人本身,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观点。随着社会的发展,逐步过渡到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劳动力会逐渐去商品化,使人回归人的本质,使人成其为人。

后记

  这是本人在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课程后的课程报告,体现的是本人对材料的看法、认识,稍显幼稚,肯定有很多不当、偏颇之处,欢迎批评指正,拒绝抬杠谩骂。